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拖出去砍了(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作品:我,嫦娥男闺蜜!|作者:独孤建业|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8-31 17:13:08|下载:我,嫦娥男闺蜜!TXT下载
  “吧嗒……吧嗒……”

  一滴滴黄豆大的汗珠顺着林坤的额头滚落而下,他现在就仿佛是霜打的茄子,没有丝毫的精气神,整个人一动不动。

  此刻,他可谓是天空空、地空空、人空空、道空空,心也空空,彻底的五大虚空了。

  当然,并不是一向喜欢撩妹、吊儿郎当、游手好闲、还喜欢打篮球的林坤已经看破红尘,要参禅打坐皈依我佛。

  麻蛋的,任谁被两把明晃晃的大斧头架在脖子上,也不敢乱动吧!

  此刻的他,一脸的蛋疼,根本不知道这转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一点都不科学!

  之前他观察过四周,发现周围不管是人还是物,都和自己之前见的大相径庭。

  这古香古色,还飘着云朵的大殿是什么鬼?

  这些穿着金甲的侍卫又是什么玩意?

  难不成,拍戏?

  但是当他脖子上架上两斧头后,林坤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该不会是穿越了吧……

  一刻钟之前,林坤还穿着大裤衩海魂衫,和几个哥们在鸣沙山月牙泉名胜风景区旅游。

  当时,哥们几个对于为何飞沙不落月牙泉的事情,争论不休。最后一致认为,这碧波荡漾的泉水下面,肯定有一个身材一级棒的神仙姐姐,在暗中施法,才不至于这星星沐浴的乐园被黄沙填满,消失在茫茫沙海当中。

  一谈到女人,几个人顿时来了兴致。

  天生猪腰子脸的王福明,望着碧波荡漾的水面,一脸坏笑的提议:“要不?我们几个放哨,让我们se胆包天的林坤兄下去摸两把?”

  “对呀!让我们的校花收割机龙游潭低,好好慰问慰问这位月牙仙子,嘿嘿!说不定还能造个神仙宝宝出来呢!”

  “就是,哪句话怎么说来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嘛!”

  “不对不对,应该这么说,You滴答滴答me,I必哗啦哗啦you!”

  “哈哈哈……”

  王福明的提议,顿时得到了张晓等人一脸猥琐的一致赞同,都认为这探寻千年奥秘的历史机缘,不能就这么白白浪费了。

  林坤原本想要拒绝的。

  毕竟这里是公共区域,如果就这么下水,肯定会招来景区管理员干涉。挨骂罚款那都不是事,但如果被打入旅游不文明黑名单,直接向全社会公布,那就太丢脸了吧。

  可是几个损友起哄,林坤又抹不开面子,玩心也被激起。

  要不,试试?

  林坤也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人,想做就做,直接一头扎进了水里。

  不过下一秒,他就后悔了。

  原本熟悉的碧波荡漾已经不复存在,他竟然一个趔趄,扑倒在一条青石铺就的道路当中。

  有没有搞错,水里怎么有一条路?

  难不成真有什么仙子?

  这玩笑开大了!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听一片呼喝声,陡然响起。

  紧接着两把巨斧就架在了脖子之上。

  然后……

  林坤悲剧了。

  再之后他就直接的跪在了这里。

  此刻的他,哪还管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当然狗命要紧。

  那一个个身材魁梧高大的卫士,一个个手中明晃晃的巨斧,以及人人所散发出的萧杀之气,让他脑海中完全一片空白。

  自己似乎此刻就在某个戒备森严的防御重地?而且落下的时候正好落在了两列全副武装的卫士当中了?

  这运气也太差了吧!

  要知道这样,说什么他都不当“跳水运动员”。

  “大胆狂徒,竟敢擅闯禁地,速速报上名来。”

  一个身着金色盔甲,身高足有两米的彪形大汉立在他的面前,一双瞪得鹅蛋般的眼睛里面全是杀气。

  林坤知道,自己只要说错半个字。对方就得一斧头把自己剁了。

  “林坤!”

  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说些什么。满脑门子浆糊,不由自主的就把名字说了出来。

  “怎么来的这里?”

  “我哪知道呀?!”

  林坤哭欲哭无泪,生怕那斧头直接落下,小命可就玩完了。

  “砍了!”

  林坤一听,顿时亡魂大冒,似乎感觉到了斧子上散发的凉意。

  这斧子要真落下,他还有命在?

  他急忙大吼一声:“慢——!”

  林坤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肺活量如此了得,居然能发出这么浑厚悠长、连绵回响的声音。

  那金甲男子很是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两把即将落下的板斧顿时停在了半空。

  “死到临头,你还有什么话说?”

  此刻的林坤都感觉到了两把明晃晃的板斧所带起的破风声,刺的自己的脖颈一阵发疼。

  他脑筋急转,死亡的气氛直压得他有点喘不过气来。

  方才那金甲男子的语气,让林坤确认他是真的想要把自己给砍了,那身后扬起的两把明晃晃的大斧绝不是吓唬他的。

  “我……我要见你们的长官,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懂冶炼,会播种,会文字,知道你们长官需要我这样的人才,特来投奔效力的。”

  林坤飞快的将脑海里暂时可以想到自己会的东西都一股脑的喊了出来,然后一脸期待的望着金甲男子,希望对方可以放过自己。

  “哼!给我砍了!”

  金甲大汉冷哼一声,根本不搭理他。

  “哎哎哎……停停停,我话还没说完呢。”

  林坤顿时亡魂大冒,急忙歇斯底里的吼道。

  “殿前到底什么事聒噪?”

  突然,一道清冷悦耳的女子声音从正前方响起,一个同样是身着金色盔甲,但身材玲珑苗条的女子飘然而至,沉声问道。

  “停。”

  粗野大汉挥手制止了林坤脑后再次落下,就要砍到脖颈的两把利斧。

  然后转头朝向金甲女子,双手抱拳道:“启禀侍卫长,就在方才,此人突然从虚空落入殿前。卑职怀疑此人是刺客,正准备就地正法。”

  “不不不,我不是刺客,我是个人才!我真的是个旷世奇才,千万别杀我。”

  林坤拼尽全力的大声喊道。

  此刻情况紧急,根本就没有他辩解的机会,瞬息之间就有可能人头落地。所以他能够想到可以让自己活命几率最高的,就是这“旷世奇才”四个字了。

  哪怕对方不在意自己是不是真的是旷世奇才,也总能会引起对方的好奇,也许因此对方给自己一个辩解的机会也说不定吧?

  自古至今,无论是哪朝哪代,对于奇能异士,都是有一定优待的。

  而且林坤自问自己还是有一点能力的。

  不说自己篮球打得不错,面容清秀,就是本身的文化素养方面,也算得上不错。

  不但数理化学的还可以,就是周易八卦、冶炼锻造、逻辑推理等一些杂七杂八的冷知识,他也知道的不少。

  俗话说的好,怀才就像怀孕,多多钻研的话,怎么也能搞出点成果来的。

  “聒噪!”

  那粗野大汉转过身来,毛茸茸的大手居然很是意外的捏了个兰花指,轻轻向着林坤一弹。

  林坤顿时如遭重击,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趴在地上很久都喘不上气来,感觉自己几乎就要死了。

  女侍卫长身形一动,转瞬之间来到林坤身前,俯视着他,淡漠开口道:“先押到一边,检查周围有没有异常。我这就去禀告元君。”

  “是。”

  那粗野大汉道,随后下令:“你二人将他拖到一边去,第一分队去探查一下四周的情况,看看有没有同伙。”

  林坤被两个银甲卫士像拖死狗一般的拖到了一边。

  此刻的林坤,已经顾不上怨恨那个粗野和伪娘的结合体给自己的凶狠一击,而是偷偷打量起四周,看看怎么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四周都是手持利斧的银甲卫士,逃跑肯定是不可能了。

  估计跑不了几步,就会直接脑袋搬家,一命呜呼。

  听刚才那女侍卫长说“元君”?难道我穿越到了元朝?

  那“元君”指的是皇帝?

  但是又想想也不对,古代臣子对皇帝一般都是称皇上、陛下,那有连国号一起叫的?!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肯定不对。

  唉,不想了,自己还是想想怎么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吧。

  首先捋一下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任他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算是倒霉到了极点,居然不偏不倚的直接掉到了军队当中。

  哪怕自己掉到江河湖海还是崇山峻岭之中,存活的几率也比现在要高很多吧?

  这帮全副武装的利斧卫队,没在自己出现的一瞬间就乱斧将自己剁碎就已经算是够幸运了。

  其次,这些人和自己的语言是想通的,这也算是不幸当中的万幸。

  不然自己在第一次喊停的时候,就已经身首分离,被扔到荒郊野外喂野狼了。

  看这些人的穿衣打扮,一时也看不出是哪朝哪代,和自己在历史书当中所了解的唐宋元明清的服饰都对不上,看样子不像是华夏国的古代,难道是洪荒?异世?

  看他们的装束打扮,应该还处于科技相当不发达的时期。

  自己脑海当中的许多东西对于他们所处的这个世界还是相当有价值的。

  自己虽然不能说是口吐莲花,出口成章,博古通今,但是对于一般的诗词歌赋、今古传奇、好吃好玩的东西,还是相当有研究的。

  即便是做不了名垂青史的大清官,但做个巧言令色的奸臣也不错呀,最起码要比赵高、魏忠贤之流要活的逍遥的多。

  对,自己一定要想办法让那个“元君”知道自己对于他来说,就是刘备遇孔明,恒公遇管仲,绝对的股肱之臣,可遇而不可求。

  这样,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林坤瘫坐在路边,大脑高速运转。

  就在这时,微风拂面、兰芝飘香,一辆散发着淡淡清辉的车辇远远的行了过来。

  金黄色的车轮滚滚而来,发出沉闷的声响。

  这……这到底是什么车辇,居然如此的稀奇古怪?

  林坤只是看了一眼,就彻底惊呆了。

  那车身四四方方,其上有着金黄色的圆形绫罗伞盖遮住了一切,而那车轮,居然是两个巨大的金黄色酥皮月饼,看上去让人很有食欲。

  最主要的是,车前拉车的那只有两米多高,一身雪白的红眼睛兔子,居然满嘴獠牙。

  这让他眼珠子不由地瞪得溜圆:“这难道……是神兽?居然有人用传说中的神兽……拉车?”

  自己原本以为是穿越到了华夏古代的某个朝代,可是怎么居然连神兽都出现了?而且还是拉车的神兽?

  吗卖批,自己莫不会是穿越到了某个神话世界了吧?

  就像那些洪荒流小说里描写的,可以动辄移山填海、毁天灭地,一掌下去可以扭转乾坤,沧海变桑田的那种?

  想到这里,林坤心中不由咯噔一下,恨不得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